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法制 >> 重庆男子坠楼砸死女生尸体已火化:男子家属仍未露面 女生去世后不久其外婆也离世

重庆男子坠楼砸死女生尸体已火化:男子家属仍未露面 女生去世后不久其外婆也离世

时间:2020-01-02 05:35:03 来源:网络 作者:匿名 阅读:27次

标签: 2019年12月24日晚,两名两名参加艺考的女生并排从重庆沙坪坝区三峡广场经过,随后被一自杀跳楼的男子砸中,三人均不幸身亡。北京青年报记者获悉,被砸身亡的女生小霍尸体已于2019年12月30日上午火化

2019年12月24日晚,两名两名参加艺考的女生并排从重庆沙坪坝区三峡广场经过,随后被一自杀跳楼的男子砸中,三人均不幸身亡。北京青年报记者获悉,被砸身亡的女生小霍尸体已于2019年12月30日上午火化,同时,据媒体报道,被砸的另一女孩小张的遗体也被安葬。目前,由于跳楼男子的家属仍未露面,小霍家属委托的律师将于下周赶往跳楼男子的老家武汉,了解他的遗产状况和继承人身份情况。对于该跳楼男子,小霍父亲在事发地点给他献花,选择原谅他,希望他能够安息。此外,北青报记者了解到,小霍出事后不久,她八十多岁的外婆也已离世。

重庆一男子自杀坠楼砸死两路过高三女生 女生尸体已火化

如果不是那一场意外,高三学生小张、小霍将继续准备艺考。2019年12月24日晚,结束完考试两天的小霍在社交平台发出一张自拍照。随后与同学小张走出备考屋,并排经过李某居住的公寓楼楼下。随后,不幸发生,李某从房间窗户处跳下,砸到小霍与小张,三人均身亡。

随后,获悉意外的小霍、小张家属来到殡仪馆,情绪失控。殡仪馆的一名值班人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小张的父亲是被人背着来看遗体的,没有办法行走。”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不幸被砸到的两名女生两人正参加重庆大学美视电影学院的艺术专业考试。其中,小张今年17岁,是张家失独后再生的孩子,其母亲生她时已是三十多岁;而小霍今年15岁,是家中独女。

2019年12月31日,北青报记者从霍家代理律师重庆康渝律师事务所律师陈晔处获悉,小霍的尸体已于30日上午被火化。2020年1月1日,据媒体报道,小张的遗体也得到安葬。

跳楼男子:自杀前曾抽大量烟,家属仍未出现 女孩方律师将赴男子老家寻找家属

据重庆警方通报,跳楼男子李某31岁,湖北武汉人,系暂住在事发地的高层公寓。据陈晔律师介绍,李某与叔叔生活,没有跟父母生活在一起。在跳楼前,李某抽了比较多的烟,随后从所在的酒店公寓房间内跳下。

“由于李某已身亡,已不能追究其刑事责任。小霍的家属在等待起诉程序,追究其相应的民事责任。律师会按照《侵权责任法》及相关法律法规,计算小霍的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等赔偿金额。”陈晔律师说。

目前,李某家属仍未出现,他的遗体未被认领。

陈晔律师告诉北青报记者,他将于下周前往李某老家武汉,希望见到李某家属,了解李某的遗产状况和继承人身份情况,并根据实际情况考虑将酒店公寓所有人或管理人追加为被告,承担补充赔偿责任。

被砸女生家属:女孩去世后不久其外婆也离世 女孩父亲给跳楼男献花选择原谅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小霍父母在浙江金华从事藤椅编织工作,为人朴实善良。据小霍的表姐小罗介绍,事发后,小霍父母曾自发购买花束,前往事发现场,将花束分别献给小霍、小张和李某。对于造成女儿死亡的李某,霍家父母选择原谅,希望李某得到安息。在献完花回酒店的路上,小霍父亲挽着妻子的手,说“放下吧,以后的路还很长”。此外,在小霍出事后不久,她的外婆也已离世。

北青报:小霍是什么性格的女孩?什么时候知道她出事的?

小罗:我表妹平常是很活波的,在准备艺考,还想考中国传媒大学,我们没想到她会发生这样的事。事发当天,我从家里获知表妹出事的消息后,我是很震惊的,完全没想到。然后我立马就从广东的工作地立马赶回重庆了,跟我小姑、姑父一起处理表妹的后事。

北青报:小霍父母从事什么工作,现在家里状况如何?

小罗:我小姑、姑父做了很多年的藤椅编织工作,为了孩子读书。平时是计价工作,多劳多得。他们是很朴实、心地善良的两个人,他们两个现在还好吧。不过我表妹出事了以后,他们完全是出于懵了的状态,心里很乱,回酒店走到楼层,他们都找不到房间。

我表妹出事后,她八十多岁的外婆也离世了。我觉得外婆的离世,多少受到表妹的事的影响吧。我表妹是家中独女,她外婆离世前,还念叨着我姑父和小姑,担心他们以后的生活。

北青报:会追究跳楼男子李某的责任吗?

小罗:我姑父不打算追究李某的责任,觉得李某也很可怜。那天我们三个人,一人买了一束花去事发地。我姑父买了三支花,除了献给我表妹和同学小张以外,也献给了李某,他说选择原谅李某,觉得李某也不容易,希望李某在天之灵能够安息;我小姑就买了两支,没有把花献给李某。在献完花回酒店的路上,我姑父挽着小姑的手,说放下吧,以后的路还很长。

北青报:不考虑向跳楼男子索赔吗?

小罗:索赔的事,我姑父、小姑不想追究太多,而且我们也不懂索赔的事。现在,相关部门已经帮我们协调处理相关事宜,承诺给安抚金,我们对他们很感恩。

但我个人作为晚辈,是希望给我小姑、姑父争取一些(赔偿金)保障的。表妹出事后,外婆也在这两天离世了,我小姑、姑父回家办丧事花了不少钱。而且他们俩现在年纪大了,也没有给表妹购买商业保险,我比较担心他们以后的生活。

北青报:小霍所在的培训学校有联系过你们吗?

小罗:他们没有跟我们交涉过。我们心里不太舒服,倒不是因为赔偿的事情,而是出事了以后,他们哪怕安慰一下也好啊。

北青报:对这场意外怎么看?

小罗:表妹过世,从震惊、无法接受到现在平静下来,我觉得人生无常,要珍惜身边的人,过好当下,过好未来的生活。

(北青报记者 张夕)

责任编辑:梁燕(EN003)

标签: 酒店,电影,保险,妻子,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