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两年两次被监管层“问候” 姚记科技接班人二次创业道阻且长

两年两次被监管层“问候” 姚记科技接班人二次创业道阻且长

时间:2020-04-27 07:52:40 来源:网络 作者:匿名 阅读:106次

标签: 姚记科技(002605.SZ)的掌门姚朔斌最近有点烦心,接班不到两年,公司两次被监管层问候。姚朔斌是一位非常推崇洛克菲勒的接班人。他推荐身边人读《洛克菲勒留给儿子的38封信》,梦想不站在父辈的肩膀上,

  姚记科技(002605.SZ)的掌门姚朔斌最近有点烦心,接班不到两年,公司两次被监管层问候。

  姚朔斌是一位非常推崇洛克菲勒的接班人。他推荐身边人读《洛克菲勒留给儿子的38封信》,梦想不站在父辈的肩膀上,开创属于自己的一片天空。

  “没有不幸经历的人,反而不幸。把一头猪好好夸奖一番,它都能爬到树上去”,洛克菲勒在信里教导儿子大智若愚。读到这句,不知道姚记科技的少东家有何感想。

  细胞公司罗生门

  4月7日,姚记科技抛出一份令人咋舌的业绩预告。公告显示,因计划出售持股的上海细胞治疗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细胞公司”),公司今年一季度净利润,预计6.42亿元—6.84亿元,变更投资收益占5.10亿元。

  只是计划出售,烫手的山芋还没转手,就把未落袋的投资收益计入报表。如此明目张胆、疑似注水的行为,监管层自然不能坐视不理。深交所紧急发出关注函,要求姚记科技就细胞公司的投资情况,与是否符合企业会计准则做出说明。

  一周后,公司公开回答质疑。面对深交所的满脸问号,姚记科技表示,公司目前仅持有细胞公司14.21%股权,现无意派人员进驻董事会,投资收益计算也符合会计准则。

  洋洋洒洒7页回复,姚记科技并没有讲清细胞公司的具体现状,一长串眼花缭乱的会计数字,仿佛在表达自己强烈的求生欲。

  2014年,姚记科技前身姚记扑克宣布,增资1.3亿元(出资包括现金和相关资产)入股细胞公司。之后几年,这家号称“拥有国内最顶尖细胞治疗研发技术”的公司不断融资,估值也一路看涨、水涨船高。

  2019年,姚记科技发布公告,细胞公司已完成C轮融资,估值37.75亿元。前者甚至把战略明确为“围绕大健康、大娱乐方向”,细胞公司的地位一目了然。

  然而,就是这家被姚记科技视为掌上明珠的企业,如今却被迫不及待地割席。急于划清界限背后,让市场怀疑细胞公司的真实含金量。

  几年前,中央电视台曾对企业进行专访。企业正攻坚CAR-T疗法,该药物可激活免疫细胞因子识别、打击肿瘤;生产过程中难点不少,需要简化工艺且在封闭环境下确保安全和批次间的稳定。

  一家外资医药企业员工表示,新开发药物要走漫长的临床试验,周期长、不确定风险大,一旦判定失败,烧钱的研发资金等于打水漂。

  也是在去年,企业开发的CAR-T细胞正式进入CDE(国家药品审评中心)临床试验。试验结果虽为未知数,但姚记科技此时的“求退出”态度,不禁让人浮想联翩。

  对此,《投资者网》向姚记科技进行求证核实,截至4月24日,对方尚未置评。

  二代接班二次创业

  “财富与目标成正比。对我来说,第二名跟最后一名没有区别”,洛克菲勒如是说。

  2012年开始,姚记科技先后收购了中杂公司、细胞公司、万盛达、中德索罗门自行车、成蹊科技,所涉猎的行业,包括杂技团、自行车、生物医药、体育健康。

  公司前高管浦冬婵曾说过,这些项目有的是别人介绍,有的是人家主动送上门。实际上,很多收购都发生在姚朔斌掌管公司后。

  这是一个二代接班的定律。为了证明自己能比父辈达成更高成就,二代都有一颗渴望证明自己的心。

  在一次公开场合,姚朔斌不掩饰这种情感,表达了二次创业的豪情:

  “我是一个特别不甘于平凡的人,也是一个特别有自信的人,虽然,在我的人生道路中,遇到过很多的挫折,遇到过很多的挑战,但是,我一直都坚信,我有能力,主宰自己的命运;我有能力,战胜各种困难;我有能力,不用站在父辈的肩膀上,开创属于自己的一片天空。”

  然而,商场如战场,是非成败转头空。传统扑克牌,因为大众的消费习惯从线下转移线上,面临增长乏力的困境。二次创业的姚朔斌,注定经历风雨。

  公司收购的企业,大多竹篮打水一场空。参股中杂后不久终止增资,中德索罗门自行车的进展也石沉大海。与500彩票网合作的互联网彩票,开始大受好评,公司趁势自立门户姚记悠彩,却赶上了国家禁售互联网彩票,最后无疾而终。

  不甘心的姚朔斌继续四处求购,去年总共耗资近10亿元持股成蹊科技、大鱼竞技。转战在线棋牌后,公司似乎看到了转型成功的曙光。

  今年春节,公司旗下APP“小美斗地主”一度高居苹果商店免费游戏榜首位。然而评论区里,一些用户认为APP与腾讯的欢乐斗地主,如UI设计、广告内置等还有差距。

  摆在“中国洛克菲勒”眼前的路,还很长。

  姜还是老的辣

  “为什么整个社会就只有李嘉诚、马云、马化腾成为大家的谈资?我们终会取代他们!”

  这是姚朔斌公开宣言里,最豪情万丈的一句。也许成为李嘉诚,路阻且长,但学李嘉诚套现,朝闻道信手拈来。

  根据公开的上海监管局出具的警示函,截至去年8月,公司高管姚文琛、邱金兰、姚朔斌、姚硕榆、姚晓丽持股比例变动已经累计达到5.12%,但实际披露股权变动时间为今年2月,因此公司未及时履行公告义务,被予以警告。

  姚记科技是一家典型的家族企业。姚文琛创立公司后,长子姚朔斌于2018年接棒董事长。家中还有女儿姚晓丽,次子姚硕榆。

  上世纪90年代,潮汕人姚文琛来到上海。彼时乡镇企业大行其道,他在嘉定安亭开启下海之旅。一辆自行车,几百平简易棚,外来者姚文琛给当地人留下了老实、做事谨慎的印象。

  就是这么一位老实人,在资本市场左右逢源。2018年姚文琛功成身退,家族也悄悄减持所持股份,套现2亿元。

  2亿元,足够覆盖当初1.3亿元参股细胞公司的成本。姚文琛表示过,项目是在嘉定部门的牵线搭桥下,以50多亩土地进行财务性投资,还有十年土地返还的兜底条款。

  姜还是老的辣。姚朔斌在资本市场雷厉风行,但投资眼光与商业谈判,还是不如浸淫市场三十年的父亲。在实业与资本游刃有余,姚文琛技高一筹。

  “每个人都是他自己命运的设计者和建筑师。我不靠天赐的运气,但靠策划运气发达”。只不过目前而言,姚氏家族在资本市场的运气,确实还需要观察。

标签: 收益,企业,广告,证明,传统